假期结束前一晚,管家一行人亲亲热热的将黎家三口送上车了。管母这才真真正正安了心来(黎母又何尝不是)。

  收假后,各忙各的事。

  黎曦六月底回校答辩,七月中,正式毕业了。

  这晚上,真正的庆祝会,管家父母在东方订了包,白星等人,田松等人,黄子学等人,连老爷子也到场了。

  "小子,真快呀,就毕业了。"

  "松哥,都三年了,哪儿快了。"管阳插嘴。

  "你个臭小子!"睨了他一眼,继续问:"准备进哪家企业?"

  "松哥,你说说,哪家好点儿?"

  "嘿,你小子。都决定了还问松哥。"

  黎曦灿笑。"美国XXX"

  "帅!"默儿等人还是崇拜赞道。"黄兄你呢?"

  "嘿,咱没黎曦优秀,就以前实习那家。"

  "不错不错,以后多给小笠原洗洗脑,告诉他日本侵华所犯的滔天大罪。"

  "哈,还要他生下中国小孩儿。"

  "说什么呢你们,他还指不定来呢?"黎曦都跑其他公司去了,他来了也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尽扯着他聊天儿啊。

  "为什么不来?"

  "我怎么知道!"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黎曦上班三个月后,面临一次出国实地交流。日程定为一个半月。

  这天晚上,他难得主动的缠上管阳上床,期待能在他精神都集中在一件事儿上时,拐他同意--其实同不同意都是要去,只是俩人要分开这么多日子,怕他心里堵,不乐意。

  结果,缠着缠着,他自个儿脑子糊成一团,彻底忘了提这事儿了。第二天睡到下午一点多,上司的电话打来了,才急急忙洗澡换衣服,收拾行李刷车到公司。

  直到上飞机时,他才想到:妈呀!忘了跟管阳说了。还有,醒来时没见他,他上哪儿去了?

  上哪儿去?当然是去超市给自家冰箱补食了!回来没见他,又见床上乱糟糟的,衣柜里也乱糟糟的,还以为是歹徒入室抢劫了,当场吓得冷汗浸浸,到处找唤也没见黎曦人影,心都停跳了,靠在墙上,手颤抖地拨黎曦电话,那边响应: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,请稍候再拨。

  按掉正想再拨,嘀嘀两声,短信过来了,自动打开:忘了跟你说了,我去美国实地交流,下月16号回。

  这小兔崽子!管阳咒骂不已。心咚咚开始恢复正常,抹了把脸,他将战场般的房间收拾整齐。然后在台历上18号处打了个圈,又再16号处划个圈。

  日子一天天数着过,黎曦不在家的日子,管阳每天回父母那吃饭,跟他们讨论一下房子的事儿,管家没意见,因为管阳现在住的那房子真的偏小了,房间和客厅都小,那时候买只是想他一人住个几年,娶媳妇了再买间大了。现在,也算有个媳妇了,就买间新的吧。

  比较意外的是,当老爷子知道他要买房时,执意要送一套给他,说是--你爷我还能把钱带坟墓里花不成?

  于是,房子的事定了,管阳又跟冲哥要人情。冲哥好笑说你小管爷都开口了,能不让你先挑嘛。

  16号这天一早,管阳又打了黎曦电话,问清几点钟到机场。

  中午吃完午饭,立马开车直奔机场接人。在出口通道等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见一队人马出来了,一堆粗粗壮壮的外国人中,黎曦夹在当中更显得玲珑细致,一身休闲衫裤,一顶POLO帽,跟管阳如出一辙。算是心有灵犀吧,管阳笑。老远朝他挥手,见他跟身边人交待一声后,扬着灿烂笑脸奔过来,行李一丢,跳到他身上。管阳踉跄一步站稳将他搂紧,笑问:"不辞而别,该当何罪?"

  "罚我吃你做的饭。"

  "不老实!想我没?"

  "想。"

  "乖~~下来吧,咱都成动物园的猴子了。"

  "唔。"下地站稳,把行李交他管阳手上,自己俩手空空俩袖清风。"走,回家去。"

  "不跟你同事打声招呼?"

  "早走了。"

  "噢~~走吧。"

  俩人上超市买了菜回家,管阳下厨。煮好饭叫黎曦时,发现他已经睡沉了。

  黎曦醒来一看表:六点四十。

  "管阳~~~"他大叫。几秒钟后,管阳紧张兮兮地冲过来,直问怎么了?

  "你怎么不叫醒我呀?"害他睡了这么久。

  "看你睡得死沉,不想叫醒你。饿不?起来吃饭。"

  "我先洗澡换个衣服。"

  "快点儿,我去把菜热一下。"

  吃完饭,俩人窝在沙发上看房型图。

  "这间怎么样?"管阳指着一户问。"一楼俩间房当客房,二楼带大阳台这间作卧室,这间小点儿的当书房。"

  "你看着办呢。"

  "嗯~~~健身设备放落地窗边,沙袋放这儿。啊!!!我要这么做了,白星那几人估计会赖着不走了!"管阳蹭着他脖子喊。

  可能性百分之八十!黎曦一脸灿笑。

  "怎么办?"

  "什么怎么办?就这么办呗。"

  "嘿,是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那几个兔崽子现在都把你当司令。"

  "哈?"黎曦失笑。

  "不知道了吧?虽然表现得不怎么明显,不过还是被老子看出来了。"

  "哈~~~好啊。"黎曦走到CD架上抽了张碟,播放。

  "看什么碟呀?这还没定呢!"管阳不满了。怎么没见点儿激情呢!好歹也是俩人的窝嘛。

  "刚不是说好了吗?"黎曦歪着头道。

  "你--"无奈。"还有其他户型呢,你还没看呢。"

  "你喜欢哪间就哪间。"黎曦俩眼盯着电视屏幕道。

  "你就这么随便我呀?"

  "嗯。"

  "那改明儿我外遇了,你是不是也说‘你喜欢哪个就哪个’呀?"

  感觉锁骨处滑动的手慢慢往上加重了,黎曦赶紧扯了个百万伏的笑脸回头,手脚缠上,谄媚道:"不用理会我,您老外遇谁了知会一声,小的去把人弄来侍候您。"

  "嘿!忠仆啊你。"

  "那是。"

  "我外遇你了呢?

  "那就您老侍候我了。"

  "得,现在开始吧。"

  上下其手,唇舌并用,毫不留情,直把小黎子侍候得气喘吁吁,面红潮红,尖叫不断,哭爹喊娘。。。。。。小管爷要把一月半的份全补回来!

  "你个妖孽!可把我想死了。"

  "唔~~~~"

  小黎子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。。。。。。

  "周末咱一块去看房子吧。"管阳亲吻他汗湿的额头道。

  "嗯。"

  "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江,春暖花开。"

  "嘿,诗人了你。"

  "想跟你在这房子里过一辈子呀。"

  "呵。好啊。"黎曦眯着眼儿笑。

  我听到了,那天夜里,你说:黎曦,老子真爱你。这辈子就想这么爱你一个人。

  你不知道,那句话让我失眠了。

  怎么办呢?

  不如这辈子俩人一起相爱吧

  全文完